金溢科技董事长罗瑞发:像阿甘一样去创业 一路跑步进深交所敲钟

上世纪90年代,好莱坞经典电影《阿甘正传》在全球掀起了一股“阿甘热”。影片中,阿甘不顾一切、一路奔跑的情节至今让金溢科技董事长罗瑞发记忆犹新。

“他(阿甘)跑得胡子拉嚓、跑得长发披肩,跑破了好多双跑鞋,一路上有人采访他,你是环保主义者吗?你为了人类世界和平吗?你为了扶助贫困吗?他说没有,我就是跑啊。”

阿甘精神对于70年代出生的罗瑞发来说,就像是青春岁月里的一把火,燃起了创业的激情与勇气。“这部片子我看了热血沸腾的。在人生那样的时刻,我觉得,我想做这个事情,我想做这个事情,我想做这个事情,所以我就出来做(创业)了。”

罗瑞发是个感性的理工男,重要的事情总会不由自主地说上三遍。他的经历也像极了一路奔跑到人生巅峰的阿甘——出身农村的他,初中才有机会走到镇上,大学才第一次走出梅州,却在41岁就带领一手创立的金溢科技,成功登陆中国资本市场。

罗瑞发(左一)在深交所敲响上市宝钟

作为国内第一批研发生产不停车收费产品(ETC)的民营企业,从参与国家标准编写到ETC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35%-40%,罗瑞发带领金溢科技厚积薄发,跑出了一条华丽的曲线。

回顾走过的路,罗瑞发深有感触时会摒住呼吸,若有所思地停顿几秒,如释重负地舒一口气,再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。言语间情感细腻,节奏缓急有致。有些细节,曾经触碰过罗瑞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角落,也拨动着听者的心弦。


乡路的情感连接 山里娃与高速结缘

罗瑞发1976年出生在梅州丰顺的一个小山村。背山面水的小山村经济落后、交通闭塞。山里的小孩每天上学都要走过一段崎岖山路,再淌过湍急的溪流。“每次走回家我总是觉得路途很遥远。但实际上当二十年后见到了高速公路,回家去一看,其实那段路很短很短。”

村里到镇上的路程更是遥远。70年代,在农村小孩的心目中,能到镇上去耍一把是件很幸福的事情。小时候,罗瑞发不止一次希望能一口气走到镇上,然而他到初中才实现了这个愿望。

90年代初,成绩好的学生在中考时都会报考中专学校,以便尽早就业,减轻家庭负担。“当时我爸跟我说,你要不然去读梅州市工业学校吧。我就一门心思想着,我不要,我要上高中。所以我就报考了我们那个重点中学,结果也算是顺利考上了。”

到梅县东山中学入学报到是罗瑞发第一次出远门。“我爸说要送我过去,我说不用,我自己能去。那时两地的距离跟现在不一样,现在有高速、高铁,我们那时什么都没有。”

罗瑞发读大学时需要翻越的山头,现已为汕梅高速莲花山隧道所在地

从罗瑞发家到梅州去上高中要跨过一座大山,也就是现在的汕梅高速莲花山隧道所在地。由于每次上学都要耗费近四个小时,罗瑞发的高中时期基本都在学校度过。

三年后,罗瑞发参加高考。也许是小时候路途远近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,华南理工大学的招生简报一下子就令抓住了罗瑞发的心。

“一张类似于像报纸那么大小的,一个彩色的招生简章。我们那边是山区,没有高速公路,当时一看高大上,高速路飞驰的,以前中国都没有什么高速公路,所以那时候一看觉得很向往,就报了这么一个学校和专业。”


 

不折腾无人生 辗转进入ETC行业

20 世纪90年代,智能交通系统(ITS,Intelligent Transport System)是国际上刚刚兴起一个学科。ITS概念1990年由美国智能交通学会提出,并在世界各国大力推广,以美国、欧洲和日本的发展最为迅速。

彼时,中国学者也开始关注国际上智能交通系统的发展动态。ITS方面的理论、技术研究与工程试验逐步展开。顺应时代和市场发展的需求,华南理工大学1994年开设了交通工程专业。罗瑞发就在当年顺利考上华南理工大学,成为了该专业的第一届本科生。

“实际上一开始我是比较懵懂的,一直等到读书毕业出来,工作很久了以后,我才有一天恍然大悟说智能交通是干什么的。”

 

1998年大学毕业设计阶段,华南理工大学翁小雄老师带领罗瑞发(左四)及其他学生到高速公路上做调研

交通控制市场规模庞大,细分行业众多。罗瑞发开始接触ETC,是在大二暑期。“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的老师带学生去佛山南海的一些国道收费站,当时是中国最早的ETC,引入美国的技术。后来我做毕业设计时候,老师给我安排了ETC的课题。”

1998年,罗瑞发大学毕业。当年亚洲金融风暴余波未尽,加之国企关停并转,海关严厉打击走私,就业形势非常严峻。

“我在学校有一回跟我爸通电话,他很低沉地跟我说我再也没有办法帮你了。那时候找工作要托人情,我爸在老家农村,他怎么可能帮到自己的孩子呢?我听了心里头也是蛮澎湃的,我觉得他在电话那一边在流泪。我爸本身就是一个容易流泪的人。我就跟我爸讲,你不用担心,你把我养到这么大,供我上大学出来,剩下的路我自己来走。”

于是,像很多大学毕业生一样,罗瑞发开始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面试,并应聘上了广州高速公路公司。而此时,导师介绍的一个机会,改变了罗瑞发的人生轨迹。

“他说深圳有一个企业要做ETC。我一听ETC,立刻说‘去啊!去啊一定要去!’因为我的毕业设计课题就是ETC,这件事情我才做了个小小的起头,自己觉得还蛮有兴趣的。”


 

1999年,罗瑞发(第一排左二)作为测试组工作人员,在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组织世界首例ETC互换性测试现场

追逐梦想的路上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。罗瑞发来到深圳的第二年,公司就因内外部原因出现经营问题,罗瑞发也一度陷入了“一毕业就失业”的窘境。

“我们当年从全国几个重点高校招了十几个人,后来第二年基本上都散掉了,我在深圳这里到第二年的时候,本身已经觉得没什么事做。”

机会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,但它只留给有准备的人。这时,罗瑞发又从导师处得知,广东省交通厅驻港中资企业新粤集团正在为珠三角桥隧高速公路ETC联网工程招兵买马。听到又是ETC相关的项目,罗瑞发毅然决定去面试。凭借专业知识,罗瑞发顺利进入新粤集团。

新粤集团着眼高速公路投资、建设、运营与维护在内的整个产业链。在新粤集团工作五年,罗瑞发说自己是在“打杂”,基本按照领导的安排什么都做过一遍。正是在这种全产业链环境的浸润下,罗瑞发渐渐从一个对行业一知半解的大学毕业生,蜕变为交通控制专业的半个行家。此时的罗瑞发正好28岁。

罗瑞发作为项目经理,在中国第一个高速公路组合式ETC示范工程——京珠高速韶关段现场

即将三十而立的年纪,很多人会继续留在国企打拼,以换取更加稳定和有保障的人生。但罗瑞发又做出了与众不同的选择。这次,他决定辞职创业。

“新粤是整个大产业链做,ETC不是他们的专长。我们做得更垂直、更深入。其实走了这十几年,出来创业挺累的,可能当时是人年轻,喜欢折腾,折腾了我觉得也不后悔,从一出来就不打算回去了。”


 

一把伞 撑起新老技术人的惺惺相惜

根据交通部的数据,目前中国的高速公路里程已超过13万公里,高居世界第一。中国高速路网和基础设施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,得益于以BOT模式为核心,政府财政投入和社会资本的结合。


 

罗瑞发(中)和金溢科技最早期创业团队

作为社会资本方,罗瑞发创业初期就瞄准了高速路网大蛋糕中的一个小区块——车载端粤通卡。“大概我们一年左右的时间做出了第一代产品。从今天的水平指标来看,以前的那个东西是不成熟,有点像当年董明珠说格力空调的第一代一边被骂一边成长一样。”

早期粤通卡最大的问题出在电池蓄电上,金溢科技后来推出太阳能电子标签,车载端电源问题得到解决,双模供电方式成为行业标配。“汽车风挡玻璃本身是非常好的自然受光条件。不用开出去,只要有光线,就能够一点点地转化太阳能的能量,然后充到电池里面。”

企业的命运总是与时代发展紧密相连。2006年正值国内ETC行业标准路线和技术路线之争最生死攸关的时刻。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中有一位老专家领衔的“标准派”认为,发展ETC要引进国外技术,而罗瑞发等新生民营企业则希望能突破国外标准的藩篱,参与中国市场标准制定。统一的标准是大市场形成的前提。对于金溢科技来说,只有自己的技术成为了标准,才有机会走向更广阔的舞台。

 

罗瑞发随时随地关注ETC产品

“我印象很深,刚过完春节,在元宵节的前一天,我去那位老专家那里做最后的努力,我拿一个笔记本电脑,一个早上去了他办公室,那时候下雨,雨夹雪。我下了车一路冒雨小跑,冲进了老专家上班的那栋小白楼。”

几句寒暄后,罗瑞发开始演示金溢团队关于双片式ETC设备的成套产品研发和生产工艺过程的有关技术文档。老专家耐心听完整个过程后,用自己参与第一代中国电视机技术研发时的经历,告诉罗瑞发“以市场换技术”才是最好的出路。“他说你们赶紧去找个欧洲厂家,走引进、消化、吸收、提升、超越的路子,康佳、创维、TCL,都是这样。”

双方互相没有说服对方,罗瑞发的谈判以失败告终。他黯然收起电脑,压抑住心中的百感交集,礼貌性道别。窗外雨雪交加,老专家弯身从抽屉里拿了一把伞给罗瑞发。

“在接到他那个伞的时候,我心里五味杂陈,那种感觉,几乎不用我用语言来说。”

新老一代在ETC国标上根本性的观念冲突短时间内无法调和。唯有那把伞,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,也撑起了两代技术人间的惺惺相惜。

走出小白楼,独自一人撑伞走在雨雪纷飞的街道上,罗瑞发的眼泪不禁溢眶而出。从那时起,无论晴天还是下雨,上班还是出差,罗瑞发的手提包里永远都备着一把伞。

“有一把伞挺好,有备无患。我觉得人生的路本来就是有各种滋味。你在外面、在途中可能有风霜,有雨雪,有各种不期而遇的东西,有一把伞代表着一种温暖。”


中国ETC未来要拓宽应用场景

经过长达一年的调研和论证,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最终决定采用融合的国产创新技术。“日本的性能这么高,欧洲的成本是这样,我们当时就融合了,成本比欧洲要高一点,但是性能在日本下一截,这就是今天我们大众看到的全国联网ETC。”

罗瑞发发表讲话

2006年,金溢科技受邀参与《电子收费专用短程通信》GB/T20851 2007 1.1-4系列国家标准的编写。2007年,金溢科技首家推出符合国家标准的ETC 产品,并率先成功在北京、浙江、福建、江西等省市实现应用。一个属于中国人自己主导的行业新时代真正拉开序幕,金溢科技也由此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。

2014年,中国14省市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(ETC)系统正式联网运行。截止2016年3月,ETC用户突破3200万,较2015年9月底增长820万,月均增加137万,增长率达35%。其中,金溢科技OBU(车载单元)市场占有率约50%。

罗瑞发说,智能交通系统说到底就是通过IT技术,实现交通运营效率的提升,安全性的增加,以及达到节能减排的目标和更舒适的车生活。中国已基本实现ETC系统全国联网,未来产业发展必须向深处扎、向高处长、向宽处拓。

深度上,中国ETC长期徘徊在99%左右的通行成功率,而韩国和日本达到99.99%和99.999%。ETC下一波产业的挑战和机会,就来自于ETC的技术升级,提升用户体验。

第二个维度是向高处长,实现ETC2.0。从单一支付扩展到智能交通服务,再扩展到未来的车路和车车的通讯和组网,为汽车和交通的深度融合打好基础。

第三个层面是向宽处拓,简而言之就是“ETC进城”,从高速向走向城市。以停车为例,目前停车需要取卡、缴费,取票。而通过ETC化,可以实现无人值守、非现金支付、不停车通过等,最后变成一个以云为核心联网停车的城市级乃至全国级大平台。

罗瑞发与现在的金溢集团员工团队

曾经每天走在乡间小路上的山里娃,如今已经成为中国高速路网快速发展重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。踏入交通控制行业,罗瑞发说是命运使然。未来,他与交通的缘分还将继续下去。

“我对交通有情感,就像当年报考的时候一看到高速公路网络,就催人奋进。可能是一种情感的连接,让我觉得我可能此生必须做这件事情,而且必须穷尽自己的精力做。”

文章转自:全景商学院